3月,全球如同惊弓之鸟。

先是硅谷的破产,引爆了全美银行业的地雷;随后瑞信的危机,进一步加剧人们对全球银行体系压力的担忧。

但风波还未平息,更多问题逐渐浮出水面。

当地时间3月27日,欧洲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2月的近5个月里,欧元区银行存款净流出2140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1.59万亿元),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。

仅仅在2月,欧元区银行的存款就减少714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5313亿元),其中家庭存款减少了206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1533亿元),均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降幅。

这些数据表明,即便没有硅谷银行和瑞信的问题,欧洲的银行现在也难以吸引和留住储户。

银行业普遍存在的流动性问题,已经引发了市场的担忧和不确定。

图源:社交媒体

存款利率低

这一波存款大量转移,主要还是因为欧洲银行存款利率低。

尽管欧洲央行加息步履不停,但欧洲商业银行的存款利率显然并没有跟上。

欧洲央行本月将活期存款利率提高到3%,但根据存款经纪机构Raisin的数据,德国商业银行的最高活期利率仅为1.6%。

受银行低利率的影响,储户只能不断把存款转移到利率更高的货币基金和银行债券。

存款巨额净流出,叠加最近的银行业危机,给欧洲金融机构带来了不小的压力。

伦敦大学公司法与金融监管教授伊里斯表示,2008年后的银行改革,银行可能会更容易受到“信息传染”和市场恐慌的影响。“一旦暴露出某个薄弱环节,投资者就会偏执地嗅出其他薄弱环节,并相应地出售资产或者减少负债。”

图源:社交媒体

同时,欧洲的银行也开始削减对企业的贷款。

根据欧洲央行公布的数据,2月份银行将其对欧元区企业的贷款减少了30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223亿元),贷款同比增幅从1月份的5.3%放缓至4.9%。对家庭的贷款也出现了放缓。

经济学家们认为,随着银行系统的压力增加,银行将更加谨慎,未来几个月的贷款下降可能会进一步加速,从而加大欧洲央行加息对经济增长的影响。

德国工会联合会董事会成员斯特凡・克尔策尔表示,欧洲央行低估了加息对经济的负面影响。“现在住款急剧萎缩,其他部门的贷款也有所放缓,投资活动的下降可以预见。”

不过,欧洲央行仍然坚持计划中的强劲加息。

当地时间3月16日,欧洲央行决定将欧元区的主要再融资利率提高50个基点,达到至3.5%。

而自去年7月以来,欧洲央行已连续6次大幅加息以遏制通胀。

下一家是谁?

尽管欧洲央行强调,欧元区银行业是有弹性的,且资本和流动性状况良好,但欧洲的银行仍然在不断承压。

市场投资者迫切想知道,下一个出事的可能是谁。

最新的压力落在了德国最大的银行――德意志银行(以下简称为德银)身上。

德意志银行 图源:社交媒体

仅仅在3月24日,德银的股价就暴跌了13%。在连续3天下跌后,其股价已跌至五个月新低,3月至今市值蒸发了五分之一,信用违约掉期(CDS)风险溢价也从3月22日142个基点,迅速涨至24日208个基点。

德银的股市表现,拖累了整个欧洲银行。德国商业银行、法国()、法国巴黎银行以及英国数家银行的股价都接连挫跌。

市场普遍担心,德意志银行是否会成为本轮银行业危机中倒下的下一家银行。

对此,德国总理朔尔茨已提出保证。他表示,这家银行早已“现代化和组织化其营运方式,这是一家相当赚钱的银行,没有理由去担心”。

他还表示,德意志银行已进行了重大重整,包括裁减数以千计的员工、更加专注欧洲营运等,并在去年重回财务健康状况。

同时,德国财政部长林德纳还强调,德国的信贷系统,包括、储蓄银行和合作机构,都是稳定的。

德意志银行虽然没有硅谷银行和瑞信那样的问题,但在某种程度上仍是脆弱的。有分析师指出,德银可能存在的风险主要有:该行的CDS蹿升;对商业的风险敞口;衍生品风险敞口可能高达42.5万亿欧元。

但花旗的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,这些因素都不足以解释德银的股价为何突然跳水,他们认为,德银只是市场不理性的受害者。虽然德银一度业绩不佳,但2019年启动的大规模转型计划,包括裁员和专注欧洲业务,已经帮助它渡过危机。

当然,尽管德银可能并不存在什么实际风险,但一个焦虑的市场或许会让一家健康的银行陷入险境。

花旗分析师警告称,有时候,仅仅是市场的担忧,就有可能会转化为“自我实现的预言”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